今天醉蓝桥更文了吗?

【叶蓝】记一次群内接龙

虽然没有参与,但我也是见证者(doge)(日常不要脸)

叶落归蓝:

*群内接龙多人参与,因为是接龙,思维比较混乱,多种文体混杂请慎入!
*有假车!假车!!假车!!!
*bug与私设齐飞,ooc共沙雕一色
*前排几位共犯(?) @会开花的石头  @村头小马扎   @枸杞红枣茶  @十字柠


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叶修又喜闻乐见地抢了蓝溪阁的boss。
   
然而此时蓝河正在和笔言飞撸串,听到这一消息,蓝河差点没握紧手中的烤串,于是蓝河气势汹汹的二笔杀了回去。他们使用了「巴拉拉能量—瞬回」闪现到了蓝雨公会部。以闪电般的速度插卡,赶到了事发现场。
   
正当蓝溪阁众人在事发现场徘徊的时候,一旁的草丛里窜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影子。他以风骚的走位,迷人的微笑引来了大部分的注意力。
  
哦!是他!君莫笑!
   
蓝河噼里啪啦在私聊框上打着字。还未等蓝河一声令下,君莫笑就已经执着一把千机伞,冲到蓝河了面前。在众人的注视中,君莫笑一把挑飞蓝桥春雪,然后……扛了就跑。
   
“卧槽!叶修你个大猪蹄子!”蓝河操纵着蓝桥春雪往君莫笑背后捅刀。君莫笑并未理会,因为只是普通攻击。
   
“啧,别动啊”正拼命挣扎的蓝桥突然听到耳机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   
蓝河惊了一下,僵硬的回过头,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的熟悉的嘲讽脸瞬间出现在眼前。可那人的语气中却没有那股子嘲讽的感觉,蓝河想了一下,一拍笔言飞的大腿,这不是叶修的弟弟叶秋吗?
   
“哎!蓝河你突然拍我干什么!”
   
笔言飞立刻凑近了蓝河的屏幕,“哈哈哈哈哈哈,蓝河你怎么还被君莫笑背着!”然鹅此时二笔同志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叶秋,蓝河有些无奈地掰过笔言飞的头,使他将视线放在叶秋身上。
   
一身西装革履的叶秋出现在笔言飞眼前,笔言飞惊的跳了起来。
   
“叶修大神!”
   
蓝河拍了拍笔言飞的肩膀,“是叶秋不是叶秋。”
   
“蓝河你在说什么呢?”笔言飞一头雾水。
   
“啊呸!是叶秋不是叶修。”蓝河用歉意的目光看着叶秋。
   
但是笔言飞还是很懵,“叶秋不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吗?”
   
蓝河扶额,“二笔,叶秋是叶神的弟弟,所以长得差不多。”
   
二笔愣了愣,又看了看叶秋一眼,抱歉的笑了笑,把目光重新转向屏幕。
   
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蓝河和二笔缓慢将视线又投回了叶秋身上。
   
“卧槽!叶秋你怎么在这!”
   
叶秋很无奈,一开口便是,“还不是那个混账哥哥!”
    
蓝河依旧一脸闷逼不知所措,叶秋继续道,“藿混账哥哥在计谋一件大事,当我先来带嫂子你回去。”
   
蓝河继续懵,没有注意到嫂子这个称呼。“跟他说,抢boss之仇,绝不可能一笔勾销。”蓝河邪魅一笑。
   
叶秋无奈地摆了摆手:“荣耀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那混账哥哥欠的债已经够多了。
   
 蓝河极其傲娇地哼了一声,表示叶修今天不把上我们蓝溪阁的boss吐出来我是不会回去的!
   
叶秋拿起电话,面无表情的打通了叶修的电话。
   
笔言飞似乎被这几个消息冲击到了,他慎重思考了一下,还是开口了,“蓝河,我听这话,你跟叶修同居了?”
   
蓝河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叶秋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,佯装贴在了耳边。
   
“混账哥哥.......”
   
“叶秋,叶神没有手机。”
   
叶秋尴尬地收回了手机,有些不知所措,身边的笔言飞见状,又重复了一遍问题。
   
蓝河掏出手机,“不过,应该可以用QQ联系到他,喏,这个特别丑的笑字头像就是他。”
   
“啊好的谢谢si……。”叶秋接过手机,在蓝河的死亡凝视下将嫂子两个字吞了回去。
   
可怜的二笔依旧被无视着。等一下!蓝河你跟叶修在一起了???!”笔言飞发现了盲点。
   
蓝河诧异的看着笔言飞,“我以为你早知道了。”
   
叶秋抬腕看了看手表,笔言飞发现了那是一块私人定制的手表,顿时惊的说不出话来。叶秋指了指蓝河手机上的“笑”的头像,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:“嫂.....骚气的头像,确实是混账哥哥的。他还是想你回去。”  
   
蓝河撇了撇嘴,“那我也不会忘记他抢我boss的仇!”
   
“二笔!帮我向大春请个假我先走了!!”蓝河拉过叶秋,向门外走去,忽略掉背后笔言飞撕心裂肺的呐喊。
   
“诶!老蓝!蓝桥!!!!QAQ”
   
【心疼二笔的同时让我们转移战场】
   
蓝河跟叶秋回了家,在等红灯的时候,叶秋就问蓝河:“蓝河,你身上怎么没有蚊子包啊?”
   
蓝河邪魅一笑,“因为叶修的信息素是六神花露水啊。”
   
目睹了叶秋瞠目结舌的震惊脸后,蓝河终于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,“当然是骗你的了。”
   
“噗,嫂.....咳咳,你们已经标记了吗?那个混账哥哥竟然没跟家里人说!!”叶秋有些愤愤,为蓝河感到不公,“我觉得站在你这一边了,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不理混账哥哥了”
     
【画风突变,没错是我干的(nizou】
   
蓝河笑了笑:“其实不是这个原因。”
    
 “其实吧我也不是故意的,但是……”蓝河冲叶秋眨了眨眼,“你要保密。”
   
在得到叶秋肯定答复后,蓝河说道“其实我也是很缺乏安全感的一个人,和叶修在一起过后总是觉得不真实,有时候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做的一个梦?”  
   
“叶修他很好,是我的问题,我不是不想理他,是我不敢,怕梦醒了,叶秋你能懂吗?”蓝河擦了擦眼角,笑了笑。
   
叶秋没有吭声,只是趁着不注意,关闭了QQ通话界面,手动输入问道:混账哥哥你都听到了吗?
   
叶修没有回复,他明白蓝河的不安,他瞳光暗了暗,自言自语道,“的确是我,给他的不够啊。”
   
看来该做点什么了。
   
   
叶秋和蓝河一回到家,蓝河就被叶修拉了进去,而叶秋则被拒之门外。
  
叶秋:“???我靠,还有没有单身狗的人权了!”
    
【一言不合突然开起车,轻请大家为爱鼓掌!】
   
叶修急不可耐的吻上了蓝河的唇,手指在蓝河的肩颈处游弋。微凉的指尖引得蓝河呼吸一颤。他是个不禁撩的人。
   
舌尖温柔地撬开蓝河的齿尖,堵住了蓝河脱口而出的“叶修”二字,在口腔中不断缠绵着,与之交缠。
   
手上的动作也并未停止,叶修一只手慢慢划开蓝河的衬衫,露出洁白的锁骨,虽已经做过有几次了,但却依旧粉嫩如新出生般,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。
   
叶修轻轻吮吸着蓝河的锁骨,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红痕。
  
“叶,叶修,别唔……我明天还要上班。”蓝河拼命想推开身前的人,然而早已在叶修的啃咬下软成了一摊春水,完全无法支配自己的动作,只能胡乱地喘着。
   
“小蓝,小蓝……”叶修有些包涵情欲的声音有些沙哑,一遍一遍地念着爱人的名字,紧紧抱着抖成了筛子的蓝河。
   
叶修在蓝河白皙的颈脖处留恋着,嗅着他熟悉的味道,平日里淡淡的雨水味此时突然变的有些浓烈,仿佛雨滴从屋檐泻下,正好落到他的心里。
   
叶修眯了眯眼,猛地攻向那块诱人的腺体,在蓝河猛地拔高的呻吟声中,咬了下去。
   
叶修一只手把蓝河的衬衣脱下去,另外扣住蓝河的脑袋。
   
叶修来势汹汹,让蓝河避之不及。浓烈的烟草味在蓝河周身围绕,将omega的信息素包围着,密不透风。这是属于alpha的强烈的占有欲。
   
叶修的左手摸上了蓝河的背脊,从颈椎骨一路往下滑去,到了蓝河的尾椎。
 
蓝河受不得,呻吟出口,两眼皆是情迷意乱,眼角染上一抹红。
   
“叶唔……叶修……”蓝河的双眼已经蒙上了情欲的色彩,嘴里胡乱的叫着叶修的名字。
  
叶修轻吻掉蓝河眼角的生理泪水,声音有些沙哑,“可能有点痛,忍着点。”
  
【开始加速!注意身后!】
  





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时候,二人正紧紧相拥在一8起,经历了一夜苦战的床早已纷乱不堪。


   


“唔……叶修。”蓝河睁开惺忪的眼,发现叶修正温柔的注视着自己,于是又向对方的怀里拱了拱,结果一不小心牵动了腰部肌肉又疼的龇牙咧嘴。


   


叶修在蓝河额头上印下一个早安吻,伸手轻柔的帮他揉捏着腰,听着爱人小猫似的哼哼心情不免大好。


    


还没有等蓝河多享受一会着片刻的安逸,叶修出声打破了宁静,“小蓝,昨天你和叶秋的谈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
  


蓝河内心突然咯噔一下。


   


“是我不好,是我做的不够多,对不起,”叶修将蓝河按进怀中,轻轻摩挲着他的头发,“这不是梦,就算是梦,我也永远不会让你独自一个人醒过来,我一直陪着你呢。”


   


“蓝啊,我爱你,一直爱你。”


   


【猝不及防结束了??!】


—·Fin·—


   


   


   


  


柠: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个人?


  


柠:叶秋


   


染:不用管他秋弟弟日常被老叶坑习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   


晨:叶秋打开门想叫房间里的两人 却发现他们相拥在一起 深情款款


   


柠:所以叶秋在外面睡了一宿?


   


晨:叶秋眉眼弯弯,对着那两个眼里只有爱人的男人说:“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才不妄我被蚊子咬了一晚上。”


   


泥:叶秋:蓝河你身上怎么有了蚊子包?


  


泥:看了看叶修,秒懂
  
  
—·彩蛋Fin·—
  


震惊,99%的人都不知道,几位清水文手突然被逼开车!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?
  
大家都是初次上路,各位见笑了!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08)